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王最【恋慕之樱】⑥

◇本章含有一定血腥表现及暴力表现,对此会感到生理或生理不适的人请注意规避【】
哦对了,感觉这篇文还是用王马写起来顺手一点所以以后都会用王马了。
◇我已经完全开始思考人生了我是不是把坑越挖越大了,还记得大明湖畔不对三年前那个狙击手吗那位先生他今天要完蛋了。
◇【lof不让我空行我只能这么隔开了】
两个人的嘴唇温柔地相贴,仅仅只是表面的碰触,却能在心底散出令人心醉的甜美。最原放开了环在王马脖子上的手,眼中似乎还蒙着一层迷雾看不真切。
原本的“亲吻”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对王马来说是束缚他的锁链,对最原来说是得到王马帮助的手段。 但现在,似乎有了些微妙的情感。
从远处忽然传来细小的声响,王马抬头问最原他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人过来了,最原点了点头,小声地修正了王马的猜测:“……是有人过来了,不过不是一个人。”
的确不止一个人,走过来的人有五个,看表情就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为首的少女嘴角挂着轻蔑的笑容,背上还背着一把妖刀。
“真没想到你还没死透啊,最原终一。” 王马大概算是明白自己右眼皮为什么一直在跳了,这女孩还是个不弱的同袍,后面四个虽然他不是很熟悉,但有三个都是除灵师,只有一个普通的人类。
“不,不是普通人。”最原轻轻摇了摇头,正眼打量起了少女:“你们的委托人还真是打算把我从肉体到精神都消灭得一点不剩啊。” 停在他指尖的灵蝶闪出浅浅的紫色光芒,分裂成指甲盖的大小袭向少女:“既然都要一心置我于死地了,那还不如先发制人。”
“还有,请这位小姐初次见面时不要叫我的全名,真的非常没有礼貌。”
少女不躲不闪,拔刀对着最原的方向就是一下。
王马的瞳孔骤然缩小,他查阅过登记者妖刀的特殊效果,面前这女孩的妖刀,只要目标位于她的斩击线内且没有脱离视野,不管是什么物质都会被切开。 而那条斩击线,正是位于最原的颈部。
他的身体反应快过了思考,一把把最原扯出了斩击线的范围。
而代替最原受罪的樱树是着实倒了血霉,整齐地断成两截。
见没能伤到最原,她有些恼怒地质问王马:“王牌,你难道打算为了庇护一个地缚灵就与我们所有除灵师为敌?开什么玩笑,除灵师就应该老老实实杀……”
没等少女说完,就被王马笑眯眯地打断了:“自从几十年前,有人将幽灵和刀具共存变为妖刀以来,现在稍微有点实力的除灵师都会装备一把妖刀吧?”
“哈?可那又怎么样?”
“にしし,那就意味着,为了更强的力量你还不是和幽灵在合作?啊哈,差点忘记按你的说法来那叫做跟幽灵鬼混。”王马毫不留情地捅破了窗户纸,他早就烦了这些口口声声憎恶幽灵却又为了力量而使用妖刀的人了,表里不一,恶心至极。
左手的灵蝶印痕在夕阳下并不显眼,但足够让她看见了,再多的话语也比不上实际的证据。
“……啊,最原ちゃん你要笑就笑吧,我知道你憋得挺辛苦的,捂着嘴笑了很久了。”
“噗哈!不,不行王马君对不起我实在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在一边看着两个人快打起来的最原终于憋不住了,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还有,这位小姐需要我告诉你吗,他前几天刚刚邀请我做他的刀来着哈哈哈哈哈——”
“你……!原来早就与幽灵勾结了吗……你已经是【背叛者】了,那就让我来肃清你。”
王马听着少女的话是觉得万分的无语,他早就想把会长赶下台了,哪还谈得上什么忠于协会。
最原一边捂嘴笑着,一边眼神复杂地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瞬间他的脸色就从白成了几百年没洗过的锅底色,手上用力地捏了一下。
在气氛越来越紧张的时候,传来了一声惨叫。
“哇啊——!!”
那个被最原说并不是普通人的男性,实际上他就是三年前射杀最原的狙击手。心脏的位置聚集着一片灵蝶,在它们飞离之后,那里已经被啃噬的血肉模糊,露出不断流血的肌肉组织。
最原仍然靠在树上,淡漠地看着那个男人垂死挣扎。
灵蝶所留下的只有最后一点组织,这个人活不了多久了。王马这么想着。
“……啊,啊啊……这,这算什么……啊……!!!”王马能保持冷静的看完这一切,但那个少女是做不到了,她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过着日子,根本没见过这一类的东西,而她接下来的反应也让王马怀疑她是不是已经被刺激到暂时疯狂了。
挥起刀,不管不顾地不断刺砍。
无数条斩击线在林间延伸开,不断响起树木倒下的声音。王马和最原早就撤到了安全的位置,最原心想夜樱的来源被她莫名其妙地砍了这么多就觉得郁闷。
“这下你们协会要付的赔偿金不会比雇佣费还高吧……”
“にしし~反正又不是我付嘛,都是老头子出钱。”
“……你不心疼我心疼啊……话说就让她这么闹真的不要紧吗,还有那几个人,虽说已经缺失了心脏肯定活不下来,但是尸体要怎么处理?”
“啊——不用管她,待会估计老头子都会知道了,不过他只看这女孩的破坏行为和严重程度,最原ちゃん你的存在不会被抖出去的,等他知道了惩戒处分也快差不多批下来了。尸体的话……我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你家蝴蝶会吃人的,把他们的血肉全部吃掉后我会帮你处理的。”王马觉得简直想捂住耳朵来无视震耳欲聋的吵闹声,不过最原的问题逼得他不得不松开手。
“惩戒处分……?”
“啊,没有字面意思那么简单了事的,把被处罚者所有关于协会的记忆抹去,然后也不会重新填补假的普通人记忆上去,相当于给你人为弄了个记忆断层出来。”王马解释了一大段之后,忽然凑近最原的脸问道:“如果,我被执行了惩戒处分,最原ちゃん会难过吗?”
“……”
“……大概……会吧?”
“……为什么回答的这么不确定啊!”

王马终于等不牢了,这都三个小时过去树倒了多少了了还没停,最原大概内心在滴血。
“……王马君,你打算把那孩子怎么办?”
“啊?毕竟是我的同袍,我想清除掉记忆也就差不多……哎等一下啊最原ちゃん!”
半句话尴尬的卡在嘴边,王马一跺脚也跟了过去。
结果最后两个人一通吵之后,那个女孩的记忆被王马消除,别的人还是得解决掉。
利用生前看过的案件描写,最原把现场伪装成了被刀砍杀的模样,王马在一边看着简直感受到了侦探犯罪的可怕之处。

在最原终于弄好了之后他原本打算马上离开,就被王马压在树上,把妖刀架在了他的脖子边:“不要再瞒着我了,你使用的那都是冥界的禁术,一般幽灵根本不会冒着反噬的风险学习的。”
本来他以为最原至少会告诉他点什么,但是最原直接就倒在了他的身上,王马万分紧张的翻过来一看差点把他笑死,居然只是睡着了。
王马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嘛,那么下次再问你也不迟,真是比树袋熊还能睡啊。”用力抱起熟睡的最原往小屋的方向走,王马忍不住捏了一下最原的脸颊,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一个响亮的亲吻。
“这才不是为了加深契约啦~”
【T.B.C.】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