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王最【恋慕之樱】⑦

◇思考这个坑被我们俩挖得越来越大了该咋办.JPG
◇如果还能有人坚持着看下来我真的很开心(இωஇ )
◇这一章是不是扒黑历史的【。
在睁开眼睛之后,全身像潮水一样涌来大量的疲倦感, 并没有像平常一样睡醒之后就算是补灵完成,反而和睡着之前的精神状态没什么区别,甚至还更差劲了。
“醒了啊。”
最原挣扎着刚想坐起来,就因为极度疲倦而又倒了回去:“嗯……”
“灵补完了吗?最原ちゃん都睡了快一天了,难道是树袋熊转世吗这么能睡。”王马坐在床边,以他一贯夸张的语气说着。
“可是为什么我睡了这么久还是……一点灵力都没回来,还比之前战斗的时候更累了……?!”看见王马的动作之后最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将手伸到最原的背后,因为是靠着床头所以伸进去就十分麻烦,王马摸索几下之后扯出了几张叠在一起的符咒,还笑眯眯地解释起来:“像最原ちゃん这样快的恢复速度我还真没见过,万一你醒了要把我绑起来做些奇怪的事的话那我可没法抵抗吧?所以保险起见我贴了四张来抑制你的恢复速度,看来真是帮上大忙了呢~”
语毕,王马手里的锁链便开始不断延长,将最原的四肢牢牢捆住。
“诶——最原ちゃん别紧张嘛,我不会现在就干掉你的,我还需要有人帮我解开禁制呢,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好好回答的话我就放开你,然后再让你睡一天补灵。”万分欠揍地摇着手指,王马准备开始提问就差点被最原一句不知道晕翻:“我明明还没开始问吧!”

王马想起自己在警署里无意发现的关于灵蝶的真实记载,再联系最原能够同时操纵的灵蝶数量,他觉得最原完全就是在隐瞒实力:“灵蝶是冥界特有的物种,要操纵它们还不失控可不是普通幽灵做得到的吧?这种咒术也是冥界的禁术啊。”
冥界禁术的反噬率用王马的话说就是高到令人发指,普通幽灵就是生前把命都作没了也不会轻易去学。而且最原能同时操纵几百甚至达到四位数的灵蝶这一点就足够让王马起疑了。
“别瞒着我了,反噬率这么高的咒术哪个普通幽灵会去为了防身学啊。”
“是啊我的确就是……呜!”刚刚准备反驳,最原就感觉到锁链往里收紧了一点,被专门用来狩猎幽灵的工具捆绑再怎么样也是会痛的,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一下一下的扎着一样,怕是越往里收越会痛得明显吧。
王马像是事不关己一样玩弄着锁链:“还不够啦最原ちゃん,全都瞒着我什么的我没法信任你哦?所以拜托更多更多的告诉我嘛——”
“我已经说了吧……嗯!”
王马拈起落在最原头上的花瓣,正是那片樱林中的。
“趁着最原ちゃん睡得那么死的时候去收拾了一下那女孩留下的残局,然后碰巧呢~我发现,这好像不是普通的观赏樱花吧?阴气这么重,想必樱花林的损毁程度也和最原ちゃん的恢复速度有关联吧?”
樱树被那个女孩毁了大半,最原的灵力补充速度也比之前慢了不少,王马怎么样都会怀疑到它们头上去。
“所以所以——侦探最原终一大人到底是什么人呢?”捧着最原的脸,王马已经准备威逼利诱了:“我可不是什么会怜香惜玉的善人,要是再抽紧一点最原ちゃん大概会晕过去吧?”
最原被勒得眼前一片模糊,但还是挤出几个字算是反击:“我……才不需要你来怜香惜玉……”
当他隐隐约约看见王马好像在拿别的道具的时候,像是终于受不了了一样投降了:“不行了……王马君我会,告诉你的……”
王马叹了口气,马上松开了锁链,把最原扶起来靠着床头:“所以这不就解决了吗。”
最原一想到被毁了大半的樱树表情就不可能好看到哪里去:“如果王马君愿意明天带着人过来帮忙把空缺的树全部补回去,我就告诉你。”

结果王马听完差点跳起来:“既然只是想让我帮忙破案你有那必要受那么多活罪吗!”
最原一脸无辜的摇头:“本来是直接告诉你了,而且王马君也很乐意帮助我……但是和你相处了几天之后,我觉得以你的性格大概会把我甩了。不向你示弱你大概是不会完全信任我的吧…… ”
毕竟是协会的JOKER大人,强者能够忍受另一个能力强的人共存吗?所以最原迟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战力,也是为了之后的安全着想。
“隐藏实力什么的……这个我之后会和王马君道歉的,但是第一次见面那次……是我觉得你跟以前那些不自量力想除我的人一样,所以才会……”
“啊——什么啊,所以最原ちゃん还是在小看我吗!”

“天海君……”
“赤松……同学?”
天海再次被呼符叫醒的时候,出乎意料站在面前的不是王马而是赤松:“为什么……?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卷进来吗!”
赤松今天的黑衣黑裙让她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尽管步子还有点摇晃,但她紧紧握着的一叠符咒已经让天海猜出了大半。
“……请好好保重自己。”

经过这次事情,最原简直像卸掉了什么枷锁一样,对王马也不再有多少隐瞒,与此同时,正在继续随着最原的思路调查的王马虽然不用再去想最原瞒着他什么,却本能地感觉到仿佛又要发生什么大事。
【T.B.C.】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