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Phantom】

@最原终一咋这么可爱呢
◇↑你说过想吃的神父王马×恶魔最原【,因为赶稿加挖矿的原因质量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还短得不像样……
◇只是爽一把并没有啥前因后果……私设多到爆炸【 例如王马在刑场能听见被处刑的人内心的最后所想。

被绑在火刑架上。
脚底下的稻草被点燃了。
火焰在往身上延伸。
好痛,好痛,好痛啊啊啊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王马蹙起眉头,每次都是这样,被处刑者的内心想什么都会被他听见,临死之人最后的惨叫一开始听到还会感到不舒服,现在他听见也只是面无表情地等着声音消失。
这次这个即使是强装冷静,在最后一刻还不是原形毕露。
这种东西,早就听够了。再继续待在这里也是自找罪受吧,反正走开了就能清静不少。这样想着,王马起身离开了这片空地。
中世纪的教廷腐朽而又毫无实际用处,剩下的也就是从被统治的人身上捞钱而已,敲骨吸髓一般把平民的家产全部抽光。
至少他从来没有发自内心地尊敬过所谓的“上帝”。

不知道为什么,王马从小就能看出,哪些是人类,哪些是伪装成人类的人外生物。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他能看出不该看见的东西。
刚刚结束礼拜走出教堂的时候,他看见地上躺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不,确切来讲是个伪装成人类的恶魔。奇怪了,这个大雪天的别说恶魔了,外面连人类都没几个,怎么还会伤得这么重?
“不过总觉得带回去会有很好玩的事发生呢~にしし,那就试试看吧~”有趣的人可不能就这么白白死掉呢。

意识逐渐清醒起来,最原发现自己不知道被谁从雪地里搬到了床上,身上的伤口也有被包扎起来,并不是非常娴熟的手法,看得出是个外行人。
那救了我的又是谁? 从床上坐起,最原观察着房子的内部装潢,最原认定这间房子的主人绝对身份不会低到哪去。事实证明他猜对了,隔壁房间里隐约能听到朗读圣经的声音,是个神职者吗?
“那个,打扰了……呜哇?!” 最原原本以为这位主人会是个老人,却没想到门后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年抬起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最原:“你醒了啊~都以为救不回来了没想到还是能活下来啊,真是顽强的生命力呢~”
被他那双紫瞳用探求的眼神紧紧盯住,最原一时间连手该往哪放都不知道,小心翼翼地开口提问:“那个,看你的衣服应该是神父一类的神职者,那为什么要救我……?”
明明我和你所属的阵营都是完全敌对的啊。
“啊,就是因为好玩而已,没别的。” 最原觉得,在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他几乎可以再昏死过去一次,这也太随便了吧!就不担心自己会被恶魔杀伤吗!
王马抬起头,“看最原ちゃん的名牌啊,看一眼就有涉世未深的感觉了呢,既然这样我又有什么必要怕你呢?”笑嘻嘻地补充了一句,他手上一块名牌晃得仿佛都能闪出光来。
见状,最原把全身口袋都摸了个遍才发现自己的名牌不见了,还好死不死就是王马手上那块。恶魔之间使用的名牌会把各自的详细资料全都写上去,王马看过最原的名牌就相当于是不说身高体重三围,连喜好弱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看最原想把名牌抢回去,迫于自己身高凄惨马上就会被够到的缘故,王马直接抄起圣经开始飞快地朗读。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以打机关枪的语速读完随便找的一段时候他发现最原直接扭曲着脸冲出了房间。
“不要接着读了……我,我头好痛……”
“这又不是紧○咒哪门子痛啊!”
“让你听撒旦的教义不是也是一个反应吗!”

结果两个人差点打了一架,虽然谁都没赢。
帮最原包扎新伤口的时候王马顺便向他自我介绍了一下,理由是“诶呀这样的最原ちゃん出了我家搞不好就会被教团士兵干掉的噢,指不定还要怀疑到我头上来,不如在我这里先住一段时间~”
鉴于最原自己现在全身都缠着绷带,确实也伤得挺重,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也得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
“那么,就打扰……了。”
神职者和恶魔的奇妙物语就此开始了。

【并不知道这能不能扯出后续】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