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文风挑战九题

挑战者:Miko
挑战cp:王马小吉×最原终一【看清楚点这他妈谁当最王看咋咋咋我要打谁了】
原作:新弹丸论破V3
【自己正常的文风】
我偷懒用旧文了啊【。

关着最原的水箱表面爆开大片的裂纹,玻璃的爆裂不过是在一瞬间之内,奔涌而出的海水直接卷走了研究所大量的数据和资料。
径直走到已经碎得不成样子的水箱前,抱起满身是伤的最原,王马转向那个女研究员,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
“王马くん……”最原把头埋进他的颈间,王马觉得有衣服被打湿的温热触感。
还有几秒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小小的珍珠。
那是人鱼的眼泪所化成的。

【黑暗系的文风】 
滴答。
滴答。
有什么鲜红的东西从铁块的缝隙间流了出来。

很冷,也很痛。
要说一点都不害怕,那是在开什么玩笑啊。

我当然明白啊。
当时一定很痛吧。

就像只是压扁一只梨子一样。
血却溅了满地。

【恶搞时的文风】 
『诶你造吗王马惩罚游戏输了』
『什么他居然有输的时候吗那被罚了什么』
『在最原宿舍楼下面弹吉他,呸,神他妈吉他,那明明是把扫把,唱情歌哈哈哈』
『卧槽哈哈哈这什么羞耻普雷』
『然后最原就一盆水泼下去了哈哈哈』
『说“你天天这么搞不会累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简直王马黑历史吧哈哈哈』

【虐向文风】 
从没有关严的窗子里漏进些雨声,细密的雨丝交织成一道雨幕。
最原身上早已不是“春原高校”的制服,而只是件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衣服,他随意躺在床上,茫然地看着手中捏着的一枚金属物体。
是【帝都大帝都高校】的校章。
但是现在这个“王马小吉”对这枚校章毫无记忆。
也对啊。
因为那个知道这是什么的王马くん已经回不来了呢。
怎么样都不可能了,因为……
被大片血红覆盖住的凄惨记忆,最原把脸埋进枕头,将低低的抽泣声埋进其中。
明知道已经回不来的人却还在像笨蛋一样期待着什么吗?

【欢乐向文风】 
王马鼓起脸,漂亮的紫色瞳子看向最原:“你真的没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最原茫然。 
最原抬头望天花板。 
最原低头做思想者状。 
然而他啥都没想到。 
“我……有忘了什么吗?” 
“……啊——最原ちゃん真是个笨蛋!super笨蛋!” 
“诶,诶?!” 
“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想到嘛!” 
“王马くん你以为推理和卖狗皮膏药一样说来就来啊?!” 
“?????” 

【装逼向文风】 
【PS:有异能者私设,最原的能力是凝结出有实体的子弹】 
“啊啦啦,最原ちゃん还真是毫不留情呢,就这么想杀了我?”斩开突袭过来的子弹, 王马一边向不起眼的某处挥刀砍下。
难以察觉的居合剑气扭曲了空气,最原的身形一动,堪堪躲过迎面的剑风,他背后的树干被直接斩成两截。
用指尖在空中描画,凝结出的子弹准确无误地向王马打去,王马手腕扭动之间,子弹当当当当打在刀面上的声音震得两个人耳膜生疼。
王马不满地抬起头走近,将刀架在一动不动的最原脖子上:“我说啊最原ちゃん,你是不是认真过头了?”他指着自己脸上被子弹划出的一道血痕,似笑非笑:“这可只是一场练习而已。”

以下晕车者谨慎阅读!!!!



【肉文文风】
我怕被屏蔽就写隐晦点了,妈嗨太久没开车我现在连个油门都找不着【

妈嗨真的被屏蔽了不好意思看见的就看见了没看见的问看见的【】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太多了!
纸喵,无电太太,临界太太!
列个毛线都认识!

【对cp表白】 
王最你们俩早点结婚好不好钱我出!!!【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