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存在证明【吉最】

·这个是糖还是虐呢?谁知道x
“很痛啊,那么重的东西轰的一声压下来什么的,当然很痛啦。”
“反正游戏什么的是一定要赢的~把命赌上也要玩赢。”
……
“啊!……什,什么啊,梦啊……” 最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着躺在身边熟睡的小吉放心的松了口气,满足的抱住。 “呼诶?!最原ちゃん?!怎么啦……”被最原的动作惊醒的小吉睡眼惺忪的抱怨道。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而已,吵醒你抱歉啊,继续睡吧。”靠着小吉的胸口,最原越来越不安,这个月都已经几次了,梦见一个自己应该很熟悉的人死亡的过程……

从冰箱里取出芬达递给小吉,最原围上围裙开始做饭。至于为什么手法那么娴熟……那是因为小吉是不做饭的。
这样平和的日子已经过了多久呢? 十几分钟后,浓郁的香味从厨房飘了出来。
“呐,最原ちゃん,你啊,不觉得很奇怪吗?”下午的阳光带着暖意照射在身上,好像整个人都慵懒起来了。最原在阳台上看书时,小吉从背后将手环上最原的脖子。
“奇怪?”最原把视线从小说的作案情节转移到小吉的脸上有些疑惑的重复道。
“那个啊,最原ちゃん你自己想想,你这个月做过多少次关于那台冲压机的噩梦了?”小吉咬着手指思考起来:“而且我也一直在做噩梦……这是真的。”
“一直不断的梦见一个自己应该极为熟悉的人的死亡过程,这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不过……也不算奇怪呢,にしし~”
“因为我已经死了吧?”
“!”最原捂住嘴,仿佛按下了什么开关一般,梦境中那人的脸开始逐渐变得清晰,正是自己恋人的脸。
“在自相残杀中以最为残酷的自裁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以我的生命给黑幕设了个局呢,可惜被最原ちゃん破解了啊,明明是最后一个谎了来着。”
以轻松的语气叙述着自己的死亡,简直就像是事不关己一样的态度,最原看着这样的小吉背后发寒。 渐渐的,小吉的身体从手臂开始慢慢的化作碎片,他看着最原,露出一个没有谎言掺杂的纯净笑容:“呐,最原ちゃん……”
“别走!王马君!”最原伸出手竭力想要去拉住小吉的手,却显得徒劳无功。
“我爱着你哦,这句最后的话,不是说谎。”
话音未落,少年的身影便彻底破碎消失。
【fin】
Miko:其实原本小吉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在未来等你”但是后面想想这大概更适合狛日吧,小吉他不像是会说这类话的人呢。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