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Shadow With Bright》后续

◇真·群鬼乱舞【。
@ 星見紗
仍带着些热量的夜风拂过脸颊,远处穿着白裙的金发少女招了招手:“最原君!主教让我给你带了信!”
赤松枫,教堂圣歌队的钢琴伴奏。
赤松把烫金信封塞进最原手里,却被最原一句话问的脸色赤红。“最近天海君怎么样?”
“还,还能怎么样啊……还没适应过来呗,吸血鬼的昼夜真麻烦啊……”轻轻的抱怨了两句,赤松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血族的事实。
最原在内心想象了一下天海的昼夜倒转大概是多惨的过程之后抽了抽嘴角,心想这审查机构不过关啊,连吸血鬼都在光明正大进教堂工作了。
对帮忙带信的赤松表示了感谢之后,最原看了看天色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了,便飞快的往家走,皮鞋踩在干枯的草叶上发出细微的脆响。
“哼哼哼……我今天就要杀了你这个背叛上帝的……!”
只可惜这位先生的豪言壮语还没发表完,就有一把冰冷的长刀抵在了他的颈部:“那你先去死如何?”
“呜……咳!你们……迟早有一天……神圣的教团……会杀……光……”
被双马尾少女割断脖子的人,是个年轻的教团士兵。
女孩把沾着血的刀往草地上一扔,仔细的看了看能表示这个士兵身份的物件:“……原来是个新人啊,好久没见这么找死的教团士兵了,刚好……我的刀也渴了呢?”
少女背后殷红的恶魔骨翅愉悦的扑扇着,搅起一阵阵灼热的气浪:“小吉他见你到九点了还没回家,让我出来接你,他说他可不记得你是会带着羽毛出门的……刚好就看到这么个作死的……嘛,总之你没事就好,不然我得被小吉扣工资啊……他都有两百年没给我涨工资了!!!!工资不涨物价涨啊!”
最原:“……所以小姐姐你救我还是为了工资……啊……”
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不让自己孩子气的恋人担心,最原展开背后漆黑如墨的翅膀直接飞到空中,避开了地面曲折的道路。

实际上少女斩杀士兵的地点距离王马小吉的宅邸已经非常接近,近到小吉似乎已经隐隐的听见了那个新人的惨叫声。
恶魔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身为恶魔军团首领的威压感已然暴露,在夜间,他便是不夜之城的顶端。
他会毫不犹豫的让属下斩杀一切敢于对恋人挥刀的人,不管是谁,是什么。
“嘎吱——”沉重的大门被打开,小吉的视线不自觉的移到了门边,在看见恋人熟悉的身影的时候长长的出了口气:“最原ちゃん欢迎回来~”
“哟终一!来来今晚不醉不归啊!”百田和春川从会客厅里走出来,最原似乎还看见了背后堆积着的酒箱……
春川翻了个白眼:“你可拉倒吧,百田你喝得醉?”
最原觉得,要是狼人喝不醉才奇怪吧【。
百田也就自顾自的开了瓶酒喝了起来,顺道给最原和小吉也倒了一杯,半透明的紫红色液体在高脚杯里折射出奇妙的色彩。“春卷你不来点?”
“我看我还是不用了,免得到时候和三个醉鬼一起发疯。”春川看了看酒瓶的数量冷冷的回了一句。

事实证明,春川说中了。
最原脸色泛红,暗金色的瞳中有着羞赧的神色,正试图把正在撸毛的小吉从身上扒下来:“……唔嗯……不要……明明都说了这里很敏感的……”
小吉的脸虽然没什么奇怪的表情,但是他手上不安分的动作已经证明他喝醉了。没理会最原的抗议,继续变本加厉的玩弄柔软的羽根。
春川看着这三个醉汉默默无语,干脆去隔壁把赤松和天海拽了来:“喂,帮我把这三个醉鬼弄弄好。”
天海把两个人从沙发上拽下来的时候还忍不住抱怨了几句:“你们俩……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减肥了?越来越沉了。把你们扔床上累死了……”
然后被赤松责备“就算是男生也不能这么说吧!”
最原靠在小吉的胸口,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的传过来,仿佛叩击着灵魂的最深处。
恶魔的亲吻温柔的落下,它是与缔结契约具有着同等效用的行为,意味着被亲吻者永远都无法从恶魔的手中逃脱。
而沉沦于黑夜魅力的堕天使展开漆黑羽翼,张开巨网围住了那个深爱的恶魔。
【Fin】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