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王最【恋慕之樱】②

◇回忆杀出现注意,对最原非常过分【喂】
◇还是非常感谢紗总和我一起脑剧情【】
“那么,最原ちゃん你怎么死的总要告诉我吧?”小吉拿着笔记本,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走了”的模样。
最原:……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叹了口气,最原回想起三年前那个使自己生命终结的夜晚,咬紧牙关,恨意从心底浮上。
“应该是这样吧,我在追查王马君你所属的除灵师连环被杀案件,一开始是没有在协会登记过的人被杀死,然后慢慢的就开始变成协会中那些喜欢单独行动的人死亡。而且,他们死因都是一样的,杀人手法也完全一样。”最原清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阴霾。
“除灵师的数量因为这么大量的非正常死亡下降的很快,不过这个王马君你大概也知道吧。”
“我到那个时候差不多已经确定,协会中存在着卧底,想要对协会不利,但是我不明白他或者她这么做的理由,或许是协会对他或者他的家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吧。”
“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蠢。”微微眯起金色的瞳子,最原苦笑了一下。
【回忆杀】
“那个是……?”最原看到一个人影,想也没想地就往前跑去。侦探的职业病让他做出了这个选择。
现在想来真是个蠢到爆的行为。
气喘吁吁的跑着却发现自己的位置越来越偏僻,想要回去却已经做不到了。
一个狙击手缓慢的从黑暗中走出,冷冷地说了句:“侦探小哥,有些真实,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最原不禁往后倒退了一步,漆黑的枪眼中仿佛下一秒就会因为扣动扳机而飞出子弹。
“因为你已经快要破掉了这个案子,你觉得你还能活着离开吗?虽然作为侦探,你是世界稀缺的人才了。”
“砰”的巨响之后,剧痛在腹部蔓延开来,鲜血从伤口涌出之后渗透黑色的外衣,缓缓的,缓缓的褪去生命的颜色。
捂着那个中弹的伤口,最原痛苦的蜷缩在地。
“抱歉啊,为了不让你诈尸,只能再多开几枪了。”狙击手无情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腹部已经痛到麻木,意识在血液的不断流失中逐渐模糊。
死亡……是这样的吗?很痛,很冷,也很不甘心。
明明……就差最后一点点了啊,就差这一点,就可以避免更多的除灵师因此而死啊!
真的……好不甘心……
那天的后半夜,一轮圆月被层层乌云遮蔽 。
那个举世闻名的侦探,他的生命止步于此。
【回忆杀结束】
“啪嗒”小吉手中的笔掉到了地上,惊讶地在脑中回放着最原所说的话。
突然,他把最原按倒在小屋的床上,伸手解开了最原衬衫的衣扣。这个行为让最原差点叫出来:“王,王马君你要干什么啊……”
沉默不语地往边上撩开衬衫,最原的身体上还残留着那时的伤口。
一,二,三,四。
四个弹孔,有一枪几乎是对着心脏开的。
触目惊心的伤口边沿还带着些许凝固的暗红血迹,在最原苍白的皮肤衬托下,已经完完全全的证明了最原是死于枪杀。
“……很痛吧,痛到胸口都要被撕裂的悲伤和难过。”
小吉轻轻抚摸着最原胸口完好的地方,指尖所触碰到的皮肤光滑柔软,却冰冷的没有生者的温度。
“……”左手上那只灵蝶的标记微微发着幽暗的蓝光,像是在警告小吉“你最好放手”一样。
小吉放开最原,他明白最原还没有信任自己到能够把内心最深的创伤都告诉他的程度。

“第二天,因为我一直没回去,百田君应该很着急吧,肯定很快就派了搜救队,所以当我失踪的传言开始流动的时候,我的尸体在山上被发现了。”最原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便继续叙述起来,平淡的语气好像死的不是他一样。
“不得不说他们搬运尸体的方法不太对,那样子会很容易掉到地上。而且啊,丧礼的规格都快赶上国丧了,真是的,我可没那么大贡献吧,我在一边看着都觉得受不住啊。”

“那么,我已经撤掉对入山口的封锁了,这只灵蝶之后会一直跟着王马君的,注意别让别人抓去当标本了。”
为了保持禁制的效果,最原照例托起小吉的左手亲吻他的手背,灵蝶的纹路在小吉的手上若隐若现。
最原朝着消失在灵蝶群中的小吉的背影挥了挥手,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他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搞不好都得做个地缚灵了 。
【T.B.C.】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