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忙死我算了

呜哇啊啊啊司糖,司糖……姐姐大人想要你抱抱
背景是紗送的生贺
社交恐惧症越发严重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一二代可食用cp为苗雾,狛日【40%神狛】,均已退坑。
ES推leo司【双推】,凛绪,微岚泉,夏目单人P
【90%腐向,10%司杏】

王最【恋慕之樱】③

◇六月1号到18号各位可能就看不到我了【】
◇这章对天海很不友好【天海看了想打人】
那只小小的灵蝶忽然扑扇翅膀,停在了小吉的手上。 脑中紧跟着就响起了最原的声音:【王马君,能听见吗?】
“听得到啊。”
【唔,之后不用说出来的想想就行。】

会长见小吉毫发无损的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只小灵蝶惊得茶杯差点碎地上:“王,王马你居然没伤没病的回来了!?天哪这不是神明大人的灵蝶么!”
一边高兴的老脸通红认为不愧是王牌,一边内心冒汗的想着该怎么搪塞过去。
小吉:你告诉我要是和老头子说了被下禁制的事不要被烦死。
“呜哇哇哇哇哇——!!!会长我没带标记符差点迷路出不来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小吉眨眨眼睛哇的哭了出来。
然后我们老会长的脸就成功的从红变黑再变绿了【。 “你,你,我……你你你以后别给我去档案室!”
趁着会长还没发作,小吉一溜烟的跑了。
看向手背,灵蝶的纹路浅浅的发着光。
小吉深吸一口气:“那么,开始吧,“我的”搜查时间。 ◇
“姓名,最原终一,身高,171厘米,胸围,80厘米……喂这卷宗水分好多啊。” 要查询最原的基本资料,还用不着动用小吉身为协会王牌除灵师的权限。但是对于见过最原本人的小吉来说,这份卷宗根本从头到尾都是槽点。
忽然,他的视线被其中的一行字吸引了:「疑似被山中鬼魂所杀。」小吉想起自己扒开最原衬衫看到的四个致死弹孔,还是忍不住感叹当人是瞎的吗。
再翻了几页也没找到什么重要的信息,小吉啪的一声合上卷宗:“唔,再去协会的信息网看看吧。”说罢便把它扔到一边,打开沾满灰尘的古旧大门。
一开门就被灰尘呛个不停,心想老头子你这都多久没打扫过了,几百年不止了吧。 走到放着登记除灵师档案的一个书架前,小吉在A字开头的编号中很快找到了两个人的档案:天海兰太郎和赤松枫。但奇怪的是赤松的档案已经模糊不清,距离她离职也只有五年,小吉绝对不信这点时间的自然损耗会让纸面的字都看不清。
唯一的解释是她自己采用非常规的方法在注销登记记录后毁掉了档案。
不过现在也没空想那么多了,小吉打开天海的档案仔细阅读起来。
已经死亡的除灵师在证件照上脸部会被打上红叉,虽然这条规定很不人道,但是如果不加以区分会对查询的人造成很大的麻烦,所以就一直没有废除。 “天海兰太郎,死于xx年连环杀人案,享年21,绰号冒险家……等等死因呢?老头子你……” 小吉把整本档案都翻了十遍不止也没找到天海的死因,差点气得他拿出芬达猛灌一口。
“にしし~果然还是直接问吧,不过走之前,稍微留个小礼物。” 带着充满怨气的笑容,小吉抽出一叠符纸,一张一张贴在每个书架上之后重新关上门离开:“老头子啊……我很期待明天你来检查的表情呢~”

小吉心不在焉地坐在驾驶座上,两眼是不是无聊的盯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
他现在正在前往天宫市墓地的路上,目的用王马小吉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把天海ちゃん叫出来进行亲切友好的交谈……啊哈,当然是骗你的啦。”
墓地是少数几个呼符成功率特别高的地方之一,小吉七岁的时候就经常在家族墓地中使用呼符召唤自己死去的亲人。
“天海ちゃん——喂——”
“王马君,找我有事吗?”
昔日的同僚悠闲地坐在自己的墓碑上,两条腿随意交叉在一起。
小吉也就毫不客气地挥挥手:“当时天海ちゃん怎么死的告诉我就够了。” 天海露出苦笑:“王马君还真是不近人情啊,我死了连句安慰都没有吗?”
“你看我像是会安慰人的类型吗。”
“……唉。”天海忽然叹了口气,望向天边的某个方向:“枫……她,还好吧?”
“我记得我当时除灵完毕之后,发现要送给枫的戒指掉在地上所以弯腰去捡,然后头有点疼就没有意识了。搞不好真的是前辈们那句什么时候被一铅球抡死了都不知道这句话成真了呢?”
天海看着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的小吉,拍了拍他的肩膀:“帮我给枫带个话吧,告诉她……”
“不要再为我哭,如果可以的话……找个比我更好的男性,和他好好的活下去。”
天海的轻声嘱托被风撕扯开,整个人都像薄雾一样消散于空中。
“……会的,但是她不会离开你另觅新欢你很清楚的吧,天海ちゃん。” 如果执意让赤松ちゃん这样做,只会让她更痛苦。
总之,谢谢了啊天海ちゃん……喂,最原ちゃん你在听吗?最原ちゃん!
小吉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点不妙。 黑色的披风在深夜的墓地里被风卷起猎猎作响,小吉跳上车飞快的开向那座山。
绝对不可以有事啊……

灵蝶组成的封锁线给小吉让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口子,在他跑过之后又再次恢复成一座墙。
嘎吱一声,房宅的门被踢开,小吉嘟囔了一句“真没警惕心”,转念一想不对,这一带的鬼魂看见最原都要跪下叫哥了有锁门那必要吗。
那个给他下了禁制的人正躺在床上熟睡,月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带着些朦胧的白色。最原苍白的脸上带着睫毛被月光打下的投影,这样的他,看起来就像只无害的小动物一样。
“原来一整天都在睡啊……嘛,那我就稍微等一下吧。” “呼……呜啊?!”最原醒了之后本来想吓吓小吉,结果他根本就没睡,只是闭着眼假寐而已。被最原这么一吓,一个紧张直接抄刀砍了过去。 一截黑色的领结被小吉砍落在地,翻卷起来露出黄色的内里和上面扭曲的红色咒文。
“干什么啊王马君……你再往上点是打算把我杀了吗?” 最原揉了揉被砍破的领结:“我拿符咒编了三个星期啊……”
然后就被小吉一把提住了领子。
“你不要命了吗?拿符咒做领结是嫌命硬啊?”
“王马君,我早就死了哎……”
“既然知道自己早就死了那就更不能碰符咒了啊,最原ちゃん不知道现在符咒对你来讲很危险吗?”
最原用手指抵着嘴唇,以无辜的眼神看着小吉:“可是我用的……都是对我没用的符咒啊,比如……和王马君你一开始见面的时候贴我头上的那种。”
小吉的表情瞬间黑了下来:“呜哇,最原ちゃん你这算是在小瞧我吗?我的口袋里还有不少的符咒呢不如一张一张的试过来?”
被如此威胁着最原也依旧笑的很淡定:“可以啊,不过要是我真的魂飞魄散了王马君的禁制就没有人解得开了。”
にしし~要不这样好了,要是我超度不了最原ちゃん,那就请乖乖做我的刀。要是我再多一把妖刀,连会长都能斩杀掉哦。”
“你还打着这种主意啊,王马君……不过我要是变成你的刀的话,我会在你面前碎刀的,莫非……你要试试吗?”最原眯起了眼睛,金色的流光被眼底吞没。

“诶——天海君的死因是头部遭重击啊?王马君,我记得除灵师协会在五年前……是不是有什么大规模的行动来着?”最原在纸上随意地涂画着,白纸上逐渐被黑色线条覆盖。
小吉翻着笔记本,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五年前啊……的确,老头子组织过一场大规模的驱灵,协会中的受害者基本都参与了。而且,就早于第一位死者月岛雫的死亡时间两个月,要是说其中没什么事情我是不信的。”
最原用笔轻敲着桌面,内心飞快地过滤着有用的信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协会中绝对存在内鬼,那么,他或者她出卖协会又是为了什么?犯罪现场的大量喷溅血迹应该只是为了挑衅警方和协会而并非真实死因,死亡方式都是头部被大力击打,连伤口的深浅都几乎一致,肯定有控制过力道吧。
“啊,快天亮了……最原ちゃん不给我一个离别之吻吗?”小吉放下笔,笑眯眯地盯着最原。
最原感觉这个笑容简直是他见过最恶意的笑容。
闭上眼睛,吻上小吉的嘴唇,还残留着些许葡萄芬达的甜味。
瞬间就被对方扳住脸,以舔舐嘴唇的方法报复了一下。
“没想到最原ちゃん是这么主动的类型啊,那么我走了哦~にしし,最原ちゃん的初吻味道不错~”
【T.B.C.】
小吉的话信息量略大啊x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