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o◇绝赞咸鱼中

黑泥点密码ousaileotsuka
暂时不打算爬坑
荒牧栗盛世美颜,吸。
社恐洁癖,不介意可以企鹅找我玩1340454411【验证送命题系列
弹丸V3推王最【双推】,不接受拆逆
ES推leo司【双推】,凛绪,泉岚,夏目单人P
【90%腐向,10%Leo杏,司杏】

王最【恋慕之樱】⑤

◇幽灵睡觉可以成倍补充消耗的灵力。
以前八岁的时候,课上老师有说到过:“幽灵尽管不需要睡眠,但是可以通过睡眠快速补充灵力。”
那时小吉还不以为然,现在…… 谁能告诉他下为什么最原看着明明挺瘦的抱起来死沉死沉的啊。把他叫醒自己走明显更不现实,要是能叫醒最原的话小吉就不用抱着他走了。
本来他的确想尽量以温柔一点的动作把最原放回床上,但是小吉的胳膊已经酸痛到拿不住东西了,要不是最原的呼吸还在,他可能会以为自己抱着的是具尸体。于是bang的一声响之后,小吉有些无语地看着仍旧熟睡的最原,心想能叫醒最原ちゃん的应该就只有他自己了。

“痛痛痛……已经走了吗……”最原揉了揉酸痛的背部,对小吉一把把自己扔到床上的行为有些不快。往房间内望去,幽灵小女孩正端正的坐在他面前:“大哥哥,上次你让我们帮忙修整的神社已经清理干净了!”
自从最原把欺负小女孩的幽灵教训一顿之后,小女孩就把最原当成了偶像。
“嗯,辛苦了呢,小光也快去睡觉吧。”
“是~”
最原打开门,快步走出的时候灵蝶里却传来了小吉戏谑的笑声:【怎么,最原ちゃん难道现在还有痛觉吗?】
最原下意识地反驳道:“虽然可能王马君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我的确还有。啊,如果是打算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的话,我可能会认为王马君你有恋尸癖。”
【……我说啊,最原ちゃん你的脑子里塞的都是什么啊?是煮过头的乌冬所以才这么乱七八糟吗?】
“……王马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赏樱季快到了吧?”
尽管真的很唐突,但是再被小吉嘲讽可能最原会郁闷死。他提到赏樱季这三个字就抓狂。
因为天宫市建市不足二十年,市政府能找到的唯一赏樱地点就是这座闹鬼的山,为此还要支付重金向协会雇佣除灵师来保护群众安全,保险起见政府只开放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最原也十分庆幸自己寻找住宅的时候选择了将近山顶的位置:不然每年都得东躲西藏几天实在太憋屈了,弄不好被除灵师抓个正着又是一场好打。
【啊,老头子让我明天带队过来,到时候我再来找你好了,我现在在百田ちゃん那边的档案室里。】

“卧槽王马你在搞什么么蛾子啊是要自杀吗。”
“百田ちゃん要是不把我拉出来,把我真的憋死了老头子不得来找你兴师问罪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小吉被从大堆的卷宗里拽出来,要是再晚个几分钟他估计真的得被卷宗埋在里面。大口呼吸了几次,他辨认着被磨得模糊不清的字迹:“真是得救了。”
“你到底怎么把自己埋下面的……春卷要是知道自己白收拾了不要掐死你啊。”
“哦,刚刚不小心踩空了地板然后那块地板连着书架于是书架就一块倒了。”
停止了互相扯皮,百田仔细端详了下小吉手上的卷宗,惊讶之后,他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变得有点沙哑:“王马,你是打算做掉终一那个案子?”
“嗯,怎么了吗?”小吉拿着笔记本飞快的抄写着还能辨认的字,敷衍的回应了一句。
“……王马你绝对不要半途而废,破了这个案子,是终一的意愿……?!”说了一半,百田就被突然出现的美女警官春川一把拽走。
毫不意外地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小吉也就不当自己是在偷听,大模大样地坐在地上一边整理资料一边继续听。
“百田你到底打算这副衰样到什么时候,还打算让王马看到吗。”
“春卷你忘记终一为什么会死了吗!如果我没有把他当救兵喊来他会这么年轻就死掉吗!”
“我从来没有忘记,但如果就这么颓废下去,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要轰击宇宙的百田解斗吗?”
看见从档案室溜出来预备挨掐的小吉,春川也没说什么,只是摆摆手做了个“赶紧走”的手势。

樱花盛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味,游客们早就开始在花间走动,有除灵师朋友在巡逻队伍中的还兴奋的凑了上去打招呼。
“最原ちゃん你看我查到什么了!有种法器可以改变施术者的外貌,莉欧妮塔看见的老头子的脸可能是用这个变化出来的。”
“王马君你就这么确定不是会长本人吗?”
“当然,因为……他的妖刀是不会说谎,也不能说谎的。”小吉微微眯起眼睛,深紫色的眼瞳中光影流动:“呐,最原ちゃん真的不考虑一下做我的刀吗?”
“不了。”
“啊——为什么拒绝的这么快啊!”
“因为没必要吧?……再说今天也有个地方想和王马君一起去。”最原有些犹豫地拉起小吉的手,往神社走去。

往孔中投进两枚五元硬币,摇了摇系铃的长绳之后,小吉把两个人的绘马挂在墙上。看着最原发红的耳根有些奇怪:“怎么了最原ちゃん?”
“不,没什么……唔嗯?”最原刚刚准备搪塞过去,就被小吉拽着领子吻住了嘴唇。
发丝互相交缠,风挟裹着花瓣轻抚二人的脸颊,恍如一场不会苏醒的隔世之梦。
【我不想消失,或许这样的状态也挺好的。】
【糟糕……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
【T.B.C.】

评论

热度(35)